幽幽绿檀

聊斋之山中宴(上)

      半架空,沿用刺客设定,觉得双白很适合聊斋画风。一篇旧文了。



     钧天年间,书生李某离家游历,路过云栖岭。此处是天玑故地,山明水秀,绵延至天枢旧地边界。李某贪恋赶路,误了时辰,太阳落山,却在山中迷了路。夜色四合,山中雾气渐起笼罩林木,竟一丝鸟鸣也无,更不辨方向,令人心惊胆战。李某平素胆子虽大,此时也惊慌起来,生怕这山林有什么山魈鬼魅。遂越走越快,不敢停留,在林中乱撞了一阵,抬头一看,忽见前方似有灯火。李某大喜,脚下疾走,两边林木渐渐稀疏,竟分出一条道来,出了黑漆漆的林子。

    眼前是一处开阔之地,隐隐立着一座宅院,李某又走了一阵,才得上前叩门。两小童前来应门,李某说明自己深夜迷路,欲借宿一晚。一小童进门回禀,不久回来道:公子请进,因我家主人今日宴客,疏于招待,先请公子至客房休息,然后入席。

     李某跟小童进了院落,才发觉此处房屋格局气派,庭院精深,廊上有仆人点起宫灯,侍女穿梭忙碌,静谧无声。又穿了几道月门,发觉自己被带入一处精致庭院,小童引他进屋,送上茶水点心,方掩门退下。李某回过神,想他一介布衣,何曾受过这等待遇,住过这等上房。这宅院的主人却又是谁,住在深山之中,又有这般财力,不知是哪家权贵。思来想去,点心也未入口,竟坐于房内,只等晚宴了。

   约莫半个时辰后,小童来请,李某随其到了一处花园,原来晚饭设于园中。花丛中间杂灯火,幽然有趣,案几四周明亮如昼,侍女仆从谨然侍立。亭前站了两人,李某赶紧上前,不敢抬头直视,径直作揖问好。

   听得一人朗声回道:不必客气。不知足下从何处来?李某趁机抬头,看清原来是一白衣青年,剑眉星目,旁边一人也是一身白衣,仪表不凡,连忙答道:小生李元,颖州郡人士,上京城去,不想在这云栖岭迷了路。请问阁下如何称呼?

    先前的白衣青年笑道,在下姓齐,阿蹇,这竟是从颍州来的客人。他身旁那人也看向他,轻轻颔首道,在下姓简。

   李某只敢看了那人一眼,只觉气质如玉,举止凛然。两人客气请他入席,方才双双坐下。俩人面前食案却并作一处,李某暗暗称奇。正寒暄间,园门口一阵喧嚣,侍从分开道路,又有两人相携而来,大步跨入园中,口称,劳烦相请,那齐简二人已是迎了上去,看上去颇为熟稔,想必是今晚宾客。一人身着华服,笑道,此处罕见外人,不知是何身份?简公子淡淡道,失路书生,往京城去,今日仲秋之宴,他是颖州天玑旧人,也算有缘。语毕神色黯然。另一人剑客打扮,出声安慰道,简兄何必伤神,既有良辰又有远客,欢喜才是。

  众人入席,李某见几人皆身份不凡,不由坐立不安,又不敢出声。那齐公子正卖力讲起一桩趣事,引得余人发笑,见到简公子面露笑意,方与之耳语几句,忽而起身向自己道,竟忘为你引荐,这位是启兄,这位是裘兄。李某连忙起身行礼,华服男子沉稳颔首,那剑客回礼道,李兄可是要去洛水见新任钧天国主?李某连忙答曰正是,新任钧天国主选贤举能,召天下有才之士亲自考量,小生不才,愿往试之。

   众人皆感慨道:治世之道,人才为贵,怎奈乱世君臣之道已乱,烽火不息,士人难得潜心向学。如今世间安稳,正应休养生息,广开言路。那剑客又道:我昨日路过仓城,见新建学宫无数,道路翻修一新,与我们在时大不相同了。言未毕,简公子和齐公子一起咳嗽起来,剑客立即停了话,举盏劝酒。

     李某却陡然起疑,那仓城离云栖岭千里之遥,即便有良马也需三日脚程,此人怎能一日之间即到。心下暗暗惊异,再想起自己孤身一人在深山之中,又不敢表露。只愿自己是遇上奇人异士,又禁不住生出一丝寒意。


时隔两年回到母校,操场变高级了呢╮(╯▽╰)╭

一个人在国外,果然万事艰难,虽然马上要回国了,又遇到那些个烦心事,深夜每每想起,还是难以释怀。但愿岁月静好吧。放一只学校萌萌哒松鼠,下次一定记着喂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