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未授权翻译]Qui Gon`s Heirs 奎刚的继承人 Chapter16

本文作者Wuff已经于2010年在fanficiton宣布封笔,不接受私信,所以目前无法要到授权。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3235707/1/Qui-Gon-s-Heirs

在此,谨保留作者一切权利。如有问题,立刻删文。


前情提要(译者按):本文设定奎刚真的收了安纳金做学徒,那时欧比旺已经出师。而一年后奎刚出任务身亡,安纳金失去了自己的师父。此时安纳金11岁,欧比旺接近30岁。详细设定在我的上一篇文里。

警告:这篇文作者分类是M,译者分类是G,全文清水


第十六章 雨


一年后

天下起了雨。

安纳金坐在屋里凝视着窗外。很久以前他还会激动地跑进雨幕里,现在他已经习惯了科洛桑每年不止一次的降雨。他失去了对它的热情,对那些飞行器,还有对光剑对决的热情。他的热情已经随着奎刚的死消逝了。

雨水让他想起奎刚。他记起第一次见到科洛桑的降雨,奎刚把他抱在自己强壮的肩上,这样他就能离雨水更近一点。他和欧比旺互相泼水,他们跳进水坑里,而奎刚在一旁看着他们,开怀大笑。安纳金想念那个大声又响亮的笑声超过一切,而欧比旺自从奎刚死了以后几乎不笑,只有轻声的笑,从未达到眼底。一年前,在那个快乐的雨天,安纳金曾幻想他们就是一家人,这已经成了一个可笑愚蠢的梦。现在安纳金知道了,欧比旺当初仅仅是看在奎刚的份上才陪他一起在雨中玩耍,就像他仅仅是看在奎刚的份上才收自己当学徒。

"举个例子,我可以禁止你加入绝地,只要我说那是奎刚的遗愿。相信我,我宁愿被强迫花十年、十五年去训练你。我跟你一样不喜欢这个安排,但如果你努力配合,哪怕只有一点点,我会很感激的。这会让我们两个都好过一点。”

欧比旺的这番话让安纳金清楚地明白自己有多不受欢迎。最初,安纳金感到愤怒而沮丧;但同时,他学会了接受这个现实。说实话,那些话很有道理,安纳金自己也努力配合。自从他正式成为欧比旺学徒的那一天,他们再也没有朝对方大喊大叫,或是互相辱骂。但事情并未因此变得更加可以忍受。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极度的安静让安纳金感到窒息,欧比旺上课时候的冰冷语调更是如此。

安纳金带着一种逃避的目的去上课,只是为了有事可做,同时也为了从欧比旺那得到稀有的微笑作为赞许。

但他从来不叫欧比旺“师父”。

安纳金没有朋友。当他成为欧比旺的学徒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他的许多同学,因为他的天分还有其他几个大师给他的特殊待遇而嫉妒他。但现在,他已经可以在光剑对决中打败所有同学,而且几乎样样功课都是成绩最好的。他意识到这的确会带来嫉妒。其他学生不仅嫉妒他的能力,还嫉妒他有欧比旺----一个传奇的西斯杀手----做自己的师父。当安纳金了解到这些嫉妒的根源时,他本可以跟同学解释:他和欧比旺的师徒关系并不像别人想象中那样完美,他更希望奎刚做他的师父,尽管后者没有强大到能打败一个西斯。但他对同学什么也没说。FerusOlin(另一个绝地武士,欧比旺的好友)经常指出他应该对欧比旺更尊敬一些,而同学之中,他也没有可信任的人了。所以他开始编故事,拿欧比旺炫耀。在他编的故事里,欧比旺是一个为着渺茫的希望,屠杀大批敌军的伟大英雄,他的同学都对这些“童话故事”着了迷,但他们仍旧叫他书呆子。

有时候安纳金会梦见奎刚葬礼上的火焰。他颤抖着醒来,浑身冒着冷汗,在无声的哭泣中再次入睡,就如同无数次夜晚一样。有时候,他满足于一个人在小桌上吃晚餐,孤独地坐在巨大的餐厅里面。有时候,关于奎刚的记忆充斥着他的脑海,像庞大的流沙。导火线就是欧比旺再一次无视他的勤奋和努力。有时候,他想逃离这里,回到母亲身边,他想念奎刚还没找到他的时候母亲的样子。当他从噩梦里醒来,身边既没有奎刚也没有妈妈来拥抱、安慰他,他始终孤身一人。

慢慢地,他学着应对这些。


有一天,他发现了纪念所有死去的绝地武士的花园。起初,他震惊于自己正站在刻有奎刚名字的洁白的石碑面前,但随即平复了自己的心情。花园的宁静与祥和影响着他,他感到这里比其他地方更能让他接近奎刚。有时他跟奎刚说话,只是再也没有人回答他了。不然的话,安纳金想问他为什么他的石碑上除了名字以外空无一字,没有生日,没有死亡日期,或是题词。

他有许多未解的疑问……

雨势渐大,激起了尘土。安纳金起身戴上了披风和兜帽,走出了纪念花园。

有一次,当他走近奎刚的纪念碑时,他看见了一个人的轮廓。那人正将两根荧光棒放在碑前的土地上,有一霎那,安纳金希望那人是欧比旺。但他随即认出那人是另一个绝地武士露维娅,之前与他有过短暂的交谈。安纳金喜欢一个人待着,当他掉转方向准备离开的时候,她叫住了他。

“你好,安纳金”。



评论(17)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