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未授权翻译】Qui-Gon`s Heirs奎刚的继承人 Chapter16+Chapter17

本章高虐

本文作者Wuff已经于2010年在fanficiton宣布封笔,不接受私信,所以目前无法要到授权。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3235707/1/Qui-Gon-s-Heirs。在此,谨保留作者一切权利。如有问题,立刻删文。

警告:本文作者分级为M,译者分级为G,全文清水。上一章点这里:上一章


第十六章(下)

“你说你以前喜欢光剑训练,你现在还喜欢吗?”安纳金好奇地问。

露维娅再次抚上了自己的伤疤,“我已经见过了太多光剑带来的灾难,这就是我无法再喜欢光剑训练的原因,只有在别无选择的时候我才会出剑。而我希望你能更好地体验生活,这样你就能保持对光剑格斗的热情了。你的格斗伙伴是谁?“

“大多数时候是欧比旺,尤达大师也会教我一些课程。有时候我还会自己套招,练习格斗技巧。”

“啊,那你的同学怎么样?你不跟他们练习格斗吗?

安纳金咽了下口水,“不经常练,”他承认道,“他们……不想跟我打斗,因为通常是我赢。但我不会为了交朋友或是找一个格斗伙伴就故意输给他们。对吗?”

“你当然不能故意输掉,”露维娅赞同了他的话,“那是不真诚、虚伪的做法,如果你的同伴意识到这一点,比起被你在公平竞赛中打败,他们会更羞愧的。”

“我不想羞辱任何人,”安纳金拼命解释,“我只是想……”,他不知道该怎么说。

“你想要什么?安纳金?”露维娅轻柔地问他。

他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他咕哝道。

露维娅感兴趣地观察着他,好像她能读懂他的内心想法。“有欧比旺做师父并不轻松?对吗?”她谨慎地问。

安纳金感到自己的喉咙哽住了,他一定是喝了太多瓦洛斯。这让他难过万分,他的情绪被击垮了。他努力把眼泪挤回去,“他恨我,”他低声答道。

“不,我想不是这样的,”露维娅并不在意,当她继续说的时候,嗓音里有一丝略带轻蔑的暗示,“绝地是不能 ”恨”的,我们都知道欧比旺.肯诺比永远不会违背绝地信条,对吗?”

“你不知道,”安纳金说,“他一直为我成为奎刚学徒的事恨我,我是说,他对我的恨不像是去恨一个西斯尊主,或者类似的人。但你肯定见过他冲我吼,当我……”,安纳金沉默了。

露维娅看起来突然十分担心的样子,“他冲你吼了?但是……他没有打过你,是吗?”

“没,没有,他从来不打我而且他也有好长一段时间没吼我了。他曾经告诉我他不想收我当他的学徒,他训练我只是因为奎刚的意愿,而且……这也是我感受到的。我对他来说只是一个令人生厌的负担……”。

“安纳金,现在你听我说,”露维娅一腔热忱,“你不是一个令人生厌的负担,如果欧比旺那样对你——这也绝不是你的错,只是他一个人的错。请不要变成他那样。”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安纳金疑惑地问。

“你是一个很棒的男孩,安纳金,一个伟大的绝地。不要丢失你宽广的心胸和对生活的热情,不要让生活干冷无味。”

 

第十七章 欧比旺的梦

已经一年过去了,整整一年了。

欧比旺躺在床上,难以入睡。风刮着豆大的雨点打在窗户上,天空上看不见一颗星星。

整整一年了。

今夜那个梦又会出现,那个梦……在梦里,欧比旺一次次地穿过激光的墙壁,每一次他都离出口更近一点,但每一次,最后一面墙都会在最后一刻合拢,把他关进去。他不得不每次都透过红色的帷帐般的激光,目睹西斯的红色剑刃如何穿透奎刚的胸膛,目睹他的师父是怎样痛苦又缓慢地滑向地面。然后,那个西斯走向欧比旺,他残忍的面孔印出沾沾自喜的表情和恶意的愉悦,从这个角度刚好看到奎刚的胸口。

欧比旺每次都浑身冷汗地醒来,心跳如雷。每次他都要花很长一段时间在冥想中恢复内心的平静。

一年过去了,欧比旺还没有从痛苦中走出来。他知道这是错误的——一个绝地不该为已经回归原力的事物哀痛;他必须活在当下,关心现存的事物。欧比旺寻求过尤达大师的帮助,尤达告诉他第一步是接受痛苦,然后只是需要等待痛苦开始治愈——就像身体上受的伤一样。关于欧比旺如何接受痛苦的问题,尤达只是回答说每个人得去找自己的方法。然而,欧比旺完全没有找到他自己的方法。

这一年欧比旺有了一个学徒,如果有人把安纳金看做自己的学徒的话。毕竟,欧比旺都不被允许叫他“学徒”,自从安纳金跟他明确提出这一点后他已经接受了。为了坚持这个表面上的师徒头衔,他只是管束、为难安纳金,经常不必要地增加他们之间本来就很紧张的氛围。原则上说,一个头衔并不重要,这只是个形式。但某种程度上,他们对“师父”和“学徒”称呼的拒绝反映出他们之间不幸的关系。严格意义上来讲,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安纳金固执又矜持,极力与他撇清关系。有时候欧比旺想知道,如果奎刚看到这个曾经活泼开朗的男孩现在的样子,他会说什么。

为了改善他们之间的关系,欧比旺曾向长老会申请出任务。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灾难。




译者碎碎念:翻译这两章感觉被虐到无法呼吸,他们之间的关系其实没那么冷漠啊。前几章里,安纳金第一天去上课,担心自己的学徒辫太短会被同学嘲笑,奎刚也不知道怎么办。欧比旺就把自己剪下的学徒辫接在安纳金的头发上,可甜了。但是安纳金是真的很叛逆,欧比旺还年轻,也是真的不会带孩子。他们需要一个爱的抱抱!(你不要再解释了)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