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现代AU】拿什么拯救你,我的约会

OOC预警,灵感来源于欧比旺曾经差点去了农业团,不过和正文没多大关系。在这篇文里他们都干了和电影里不同的职业/专业。最后,这是一篇恶搞。

CP:欧比旺/安纳金

 

安纳金和欧比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星巴克,一个普通的下午。安纳金有点紧张,屋外灿烂的阳光丝毫没有缓解他紧张的心情——谁让他是小组里那个负责推广计划的呢?不过他还没紧张两分钟,欧比旺就到了,两个人都非常准时。他们友善地打了招呼,“肯诺比先生,我就是之前跟您邮件联系的XX大学的学生,很高兴见到您,您可以叫我安纳金。”“安纳金,很高兴见到您,我已经看了你之前发来的计划书。”

事实上,安纳金自次的任务是说服欧比旺,让他所在的公司销售推广一款农用产品。这款产品是郊区农民自己设计的,安纳金所在的小组联系到了他们并承诺为销售提供帮助。欧比旺是一家公司的主管,那家公司主要负责一些农业科技产品的研发和销售。

“我们的活动总共有五个阶段,这是第二个,在得到了您的帮助后我们就要开始实施了……”安纳金以为这次可能不成功,毕竟这是他们小组找到的第一个公司,他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可是欧比旺没他想象中的那么冷漠,他虽然看上去有些古板,但对计划滔滔不绝。安纳金跟他聊起来感觉自己真的受益良多,他俩讨论热烈,或者说畅聊了半个小时。安纳金本来要跟他道别,毕竟合作已经谈妥了,后续的事宜主要是他们小组来做——这可关系到他们的期末分数。但鬼使神差地,他约了第二次见面,理由是这次计划书只是初稿,今天回去以后他们还要再完善,并且期望在销售专业方面多跟公司讨论一下。

他内心拒绝承认自己是被欧比旺的谈吐吸引了,对,一定是他的眼睛,那么漂亮!长得又那么英俊,跟这种人合作真是再好不过了。而欧比旺愣了一下就同意了。

 

他们第二次见面以后就熟多了,之后继续在网上保持联系。明明年龄差了十几岁,安纳金却觉得他们就像朋友。欧比旺对他们小组的推广计划给出一些很有用的建议,于是安纳金提出要请他出去喝一杯作为感谢。

站在一家门面颇大的酒吧门前,欧比旺盯着安纳金看了好一会儿,“你有21了吗?”他皱起了眉,“你不该晚上来这种地方,如果你还没到——,”安纳金直接爽快地打断了他的话,“当然,我今年年初就21了!”安纳金拉着欧比旺进了酒吧,并且在酒吧门口几乎是得意洋洋地给保安看了他的身份证。这是一个主打亚马逊风情的酒吧,大厅里甚至有棵巨大的树,墙壁上凹凸地模仿岩画的样子。安纳金很开心,他和大多数同学都不太聊的来,自然也就很少跟他们一起来酒吧。他已经潜意识里把欧比旺看做自己的好朋友了。而欧比旺明显不太喜欢酒吧嘈杂的氛围,他连杯子里的酒都没喝多少。多数时候,都是安纳金一个人再说,聊他的课程,聊他的专业,他不喜欢现在的专业。

“要是能转专业就好了,可惜我下个学期就大三了。”

“你想学什么专业?”欧比旺十分耐心。

“我想学机械制造和自动化。我去听过他们的课,那才适合我,看他们做实验,我却只能在电脑前做什么表格!”

安纳金感到今天很痛快,他把平时心里想的都给欧比旺说了,那人又那么关心他,给了他很多劝告。简直是个完美的晚上,直到欧比旺开车送他回了学校,他和他告别,然后安纳金惊悚地发现自己过于激动结果没带学生卡。他连宿舍门禁都过不了,安纳金只好垂头丧气地去了图书馆准备在那里待一夜,问题是,不到明早九点开馆他都出不来了。真是糟糕的结局。

 

等到期中考完试,安纳金可以放松一下的时候,他提议去吃中餐。而这时候两个人的关系已经十分熟络。欧比旺没有异议,他们选了一家有名的中餐馆,之前他们都没来过这家店,不过店里的饭菜很好吃。在老板的推荐下他们点了麻婆豆腐,烧牛腩,炸云吞,还有啤酒。老板一脸自豪地对安纳金说,有一个剧组在拍摄电视剧期间,曾经包下这里的伙食一个星期。面对老板的热情,安纳金只好尴尬地笑笑,他没听说过那个电视剧。而欧比旺淡定地开口了,“我听说过,十几年前的事了,安纳金,那时候你还很小呢。”他带着点得意的幽默感。

不过很快欧比旺就笑不出来了。因为吃完饭结账的时候,老板说他的店里不能刷信用卡。两个人看着账单上的数字,各自拿出钱包,欧比旺不死心地问,“储蓄卡能刷吗?”

老板十分抱歉地说不能,店里只收现金。欧比旺是刚下班过来的,身上没装多少现金,安纳金一个学生,不能刷信用卡的话他只剩20块了。两人竟然凑不出饭钱。欧比旺小声对安纳金说,对面的街上有银行,我这就去取现金,你在这等我。而安纳金看着欧比旺起身走出饭馆,只觉得他的身形步伐都透着僵硬。

我也没遇到过这么尴尬的事,安纳金尽量不去看周围人的目光。

 

他们关系的突破性进展是因为一次旅行。在一个不那么忙碌的周内,安纳金提议周末去LA,“那有迪士尼,我还没去过这家呢!”

“你不是小孩子了,还有,你周五没课,我可要上班,换个近一点的地方吧。”

“那就去恶魔岛,我只是白天去过,现在他们推出夜游项目,太酷了!”

“安纳金,我觉得那种地方晚上去有点恐怖,你确定要去?”

“欧比旺,我能想象那片漆黑夜色下的建筑,想想那里曾今住了多少‘恶魔’,身在巨大的黑暗监狱里一定很有意思。你平时上班那么无聊,你不想放松放松吗?”

“你电影看多了吗?”

“欧比旺我是认真的!”

于是安纳金在网上抢到了两张宝贵的门票,在一个阴冷无月的夜晚,两个人登上了开往恶魔岛的游船。一开始他还新奇地东看西看,不过随着夜色深沉,冰冷刺骨的海风让他打了个哆嗦,他无意识地往欧比旺身边靠了靠,才感到好受一点。在岛上参观完大部分区域,他们回到导游安排的小型牢房,一个很小的有上下铺的囚室,无窗——为了让游客体验一把生不如死的绝望。安纳金觉得欧比旺全程都不为所动,无论是极具压迫感的监狱,令人毛骨悚然的刑具,还是犯人们越狱失败的墙洞,自杀的工具,他都没有像其他游客那样倒吸一口气或者惊呼出声。安纳金有点佩服欧比旺了,不愧是欧比旺,他想。

午夜十二点,游览的重头戏来了。导游小姐来牢房放他们出来,带着他们走进了一个封闭的房间,以一种诡异的腔调告诉他们,这是这所监狱的停尸间,医生有时会在台子上解剖犯人的尸体。安纳金觉得这间石室极其寒冷,他脑海里浮现出导游小姐讲述的画面,好吧,他觉得这里更吓人了。这时,欧比旺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安纳金感激地看着他,甚至忘了抽回自己的手。

当他们返回那间小小的囚室的时候,他们自然地躺在了一起,不顾下铺是多么狭窄。安纳金想,这次表现得太丢人了,不过没关系。

他们拥抱在一起。

 

两年后。

“安纳金你走慢一点!地上雪那么厚,我还提着很多东西。”

“我走的不快。而且我也提着很多东西。”

“你小心滑倒!”

“事实上,我没滑倒过,倒是你滑倒了六次,每次都是我及时把你扶住。”

“好吧,好吧。”

他们回安纳金的老家过圣诞节,那里雪下得很大。他们一起朝家走去,在漫天的大雪中度过这个悠闲的假期。



end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