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古希腊AU】达斯•维达的死亡


预警: OOC,不喜请点X


这是一篇古希腊戏剧AU,当时的戏剧形式是二人对话。文中,天行者逐渐滑向黑暗,在梦中,母亲来到他的身边,安慰他,舍不得离开,情愿与他沉浮于黑暗之中。本文致敬悲剧之父埃斯库罗斯。



一.进场歌


歌队乘飞车自观众右方进场

施密 (第一曲首节) 不要害怕,我跟着墨菲斯的脚步,从遥远的星球过来;我想亲眼见见你的模样,只好一路眺望你的居所;疾风伴随着我的身体,像长了翅膀一样,我听闻你的悲伤,来不及穿好鞋子,就乘着飞车赶来了。

 

天行者 啊,啊,是我慈爱的母亲,是从小抚育我成长的母亲啊;请看我,看我忍受着怎样的痛苦,被人排挤,被那些人的不信任深深地刺伤,眼睁睁在黑雾之中挣扎啊!

 

施密 (第一曲次节) 我看见了,安纳金,我看见你忍受着痛苦,我的内心感受到与你一样的悲伤。一想到你每日在焦灼的噩梦中精疲力竭,我的眼前就浮现出清晨升起一般迷茫的泪雾,绝地圣殿于你不再是美好的家园,他们的所作所为摧毁着你的自尊。

 

天行者 亲爱的母亲,我忍不过这样的境遇,我无法成为一个大师,多么令人心寒的不公!我曾在战斗中杀敌无数,出生入死,绝地曾依仗我得来了胜利;我的眼睛已经干涸了,因为我的眼泪已经流干了;我想在夜里安眠,修普诺斯却不来造访我,只有愤怒与恐惧站在我的床头。

 

施密 (第二曲首节) 绝地的长老们怎么会残忍地对你?也许他们会给你新的判定?我多年前就离开了你的生活,不知道如今你的未来如何规划;不要去想发生过的事实,你会后悔细想这些往事;他们对你偏见真的无法消除?你要怎样做才能符合他们的要求?

 

安纳金 我想要申诉,可没有地方接受我的申诉!我的师父离弃我,呵!他在战场上那么威风凛凛;我的学徒早已被圣殿驱逐,绝地委员会陈腐又固执;他们要我作绝地的间谍,因我与议长的友善而怀疑我;放肆的唇舌为我招来了祸患,我曾向他们详细解释,他们却全然不顾,但绝地的荣光不会长久。

 

施密 (第二首次节)我惧怕你在巨大的恐惧面前屈服,你的胆量能否支撑你度过这段艰难的时光;我的孩子啊,我只想你心中无忧的享受你在科洛桑的日子,只想你每一次战斗都安然无恙的归来;我不会评论你的名誉,如果你已经下定了决心,我会一直陪你。(本节完)

 

安纳金 我已经为我所受的待遇够烦恼的了,我要做的事没有人可以阻拦;我已经为我不幸的命运加倍的发愁,我要支持议长尽快结束这折磨大家的战争;我的信念已经混乱太久,谁能告诉我,天选之子的道路究竟在哪里?



十.第五场


 欧比旺出现在穆斯塔法

安纳金 (自内)救救我!师父!

歌队长 嘘!谁在叫嚷,正向他人呼救?

安纳金 我恨你!

歌队长 听了天行者呼喊的声音,我猜想已经杀了人啦!我们商量一下,看有没有什么妥当办法。

队员甲 我把我的建议告诉你们:快叫尤达大师前来救命。

队员乙 我认为最好赶快冲进去,夺走他们的光剑,证实他们的罪行。

队员丙 这个意见正和我意,我赞成采取行动,机不可失。

队员丁 很明显,他们这样激烈打斗,表示有人要在城邦里建立专制制度。

队员戊 是呀;因为我们在这里耽误时机,他们却在为光明与黑暗的走向,不肯停下手中的武器。

队员己 什么?难道有几声痛苦的呼喊,就可以断定天行者已经死了吗?

队员庚 在我们讨论之前,得先把事实弄清楚。

歌队长 经过多方面考虑,我赞成这个意见;先弄清楚施密.天行者的儿子到底怎样了。

 

后景壁转开,壁后有一个活动台,安纳金.天行者的尸体躺在台上,他的光剑掉在旁边;欧比旺.肯诺比站在台上。

 

欧比旺:刚才我握着光剑的手腕还在颤抖,现在我几乎说不出话;我曾把他视为我的朋友和兄弟,向我的兄弟挥剑,我怎能不仔细考虑?这场决战经过我焦灼的思考,终于进行了,这是我们之间矛盾的结果。我还是站在我杀人的地点上,我不想这样做——可我的目的达到了,我不否认,使他无法逃避他的命运;我像一个失去羔羊的牧者,到处寻找我的学徒,可我看到了他的暴行,他挥舞光剑屠杀了圣殿,给我留下满地的尸骸。我刺向他,他反映甚快地挡开,我们缠斗许久,他腾空而起的身影撞进我的剑光里,像蝴蝶扑进蛛网,我像撒网的人,用细网把他罩住;最终,我又刺了一剑,直刺他的胸膛。这么着,他声都没出就倒下了,他的伤口喷出鲜血,洒在了我的袍子上。

我的心像四周的岩浆一般,炸裂开来,心里的痛恨与悲伤喷涌如火焰。我爱过他,可他仿佛受了咒诅,现在他死了,一切了断了。

 

歌队长 你的话语使我震惊,你曾是他的师父,他犯下了多么不可饶恕的罪行,竟要你亲自了断他的性命!

 

欧比旺 你们把我当成一个残忍的大师,可我却不是。我抚养安纳金长大,教授他知识和格斗的技巧,他年纪轻轻就进入了委员会——是他、也是我无上的荣耀;可他的周围有黑暗的力量聚集,影响着他的举动,他学不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最终他彻底堕入了邪恶,为了欲望杀害无辜的幼徒,罪恶终将受到惩罚。

 

歌队长 (哀歌序曲首节)啊,天行者,你吸入了什么令人失智的毒物,以致发疯,陷入黑暗呢?你受到了什么诅咒?你抛弃了绝地的信条,将自己陷入疯狂,为众人所痛恨。(本节完)

 

欧比旺 现在绝地认为他该受处罚,当初我对他的行为与思想提出了反对,他却满不在乎。我把他当自己的孩子,我人生中最爱的人,他现在死了,风暴并未在我心中平静;为什么是我来惩罚他的罪恶?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的瞳孔变成了金色;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冤魂的呐喊在原力里激荡。我想要躲避他,从我知道他堕落的那一刻起,可正义女神追赶着我,让我一刻都不能安息;复仇女神也追赶着他,看啊,他终于躺在那里,被人抛弃,神的旨意促成了这残忍的结果。

 

歌队长 哎呀,哎呀,这不幸的人啊!你的学徒已经死去,强大的武士也逃不出厄运的折磨。天行者又为何堕入黑暗?

 

欧比旺 你不知道他曾是多么英勇的将军,我不愿回想他的曾经。可我想告诉你,他的心智还不坚定,他的思想也不理智;议长是他伪善的朋友,一次次引诱他窥探不该涉足的黑雾,像海面下深不见底的洞穴;我疏于引导他的情感,放任他自己在危险的边缘徘徊;等他害死了许多条人命,投向无可挽回的命运,我才焦急万分,这悲哀的事实伤透了我的心!我杀掉了他,我所哀悼的安纳金。

 

歌队长 (哀歌第一曲首节)可怕啊!他成了什么人!这样本该是英雄的青年,终究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难道他真的自作自受,罪有应得,他死于你的剑下,是否能偿还他犯下的血债?






未完待续

注:墨菲斯和修普诺斯是梦神和睡眠之神。

最后一句话改编自自《阿伽门农》,最后一场戏的格式也是学习阿加门农。

这里放了戏剧的第一场和最后一场,因为中间的三场还没写好,,,


评论(9)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