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19世纪AU】[OA] 第一章 舞会


 这篇文的背景设在19世纪,如果安纳金和欧比旺生活在那个年代,他们的命运齿轮会怎样转动?他们还会在一起吗?

 

被和谐的一个词大家应该都猜到了......

预警:OOC,雷者慎入 



     科尔林作为一个古老而繁华的小镇,已经很久没有迎来驻军了。这次整整一个团的部队驻扎在镇上,为小镇居民的平凡日子增添了前所未有的生气。士兵们很快熟悉了镇上每一个有ji女的小巷,想尽一切办法在夜晚绕过哨卡出去找乐子。而心思活络的大纺织商、皮毛商们则撺掇着镇上的官吏办上一场晚会,宴请那些英俊的青年军官。这提议正和了官员们的心意,过几日将有一位宫廷大臣路过此地,借此机会,小镇也可以好好招待一番。

 

    宴会当天正是暮春时节,微风里夹杂着牛蒡草、丁香和苹果酒的气息,还有混合着雨后泥土的芳香从镇外的牧场隐隐飘来。税务官的府邸就坐落在小镇的尽东头,作为当晚的宴会场所,这所带庭院的屋子建得足够大,也足够气派。太阳还未落山,宾客们就已经陆续抵达了,最先到的一群人里,有打扮得光鲜亮丽的军官,长靴与裤子紧紧绷在腿上;有略显羞涩的未婚少女,每个人都在帽子上绑了一条轻薄的丝带,偷偷看向不远处年轻的军人;还有趾高气昂的官吏,脸上显出对即将到来的晚宴的热忱。

   

     离宴会开始还有一段时间,男人们聚在客厅谈论政治,年长的女性则和少女们一起来到内庭休息。在客厅一组组聚集的人群中间,一个年轻人身形敏捷地钻了出来,他快步走出客厅,灵活地穿梭在各色大衣与长裙之间。只见他来到内庭的门前,向里面打了个招呼,一个穿着淡粉色裙子的少女立刻偷偷跑了出来。

 “嗨,安纳金,你在这儿干什么?”

“嘘,你别跟别人说,我要出去一会儿。可能要花一段时间,不过开始午夜之前我会赶回来的。麻烦你把那件斗篷借给我,我可不想满身露水的回来,我的礼服还是新的。好不好,阿索卡?”

“我猜你要出镇子,对不对?你是用那件灰斗篷掩人耳目吧!”少女好奇地看着他,“我借给你,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要去哪儿?”

“我回来再告诉你,这会儿我真得走了。拜托了,拜托了。”

“斗篷挂在衣帽间,我本来想夜里下雨时候用的,你去拿吧。”

    少女看着那年轻人道了谢,匆忙离开前还不忘小声朝她说一句;“对了,雷克斯上尉今天也来了。”

 

    安纳金取了斗篷,避开人群,走出大厅。他倚在洁白的门廊下,好像突然不着急离开,抬眼看去,院子里的仆人在忙碌穿梭,远处的房屋都升起了炊烟,小镇笼罩在暮春初夏的苍翠之中。身后传来人们攀谈的声音,成为庞杂而琐碎的背景,眼前人影晃动,柔和的光线充满了庭院。他慢慢低下头,下定决心似的裹上斗篷,穿过前院,路过大门的时候,门房的老头已经喝得微醺,冲着他叫:“这不是施密家的好儿子吗?嘿,这么丰盛的晚宴,还有酒喝,你要去哪儿啊?”

“我的母亲叫我有事,我得先回家一趟。”

   他的步履加快,门房听不出他的敷衍,还在感慨,“你会错过和那些漂亮姑娘跳舞的!”

 

    安纳金出了府邸的大门,径直走向东边的小道,这条路走不远就出了镇子。现在躺在他面前的,是大片大片的草场,四周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有远处悠闲的牛群和隐藏在草丛里的知更鸟的鸣叫。

    他一踏上牧场的小径就小跑起来,太阳正要落山,夕阳如鲜血般照在他的灰布袍子上,显出一种玫瑰色。他的脚下是嫩绿的牧草,柔软得像皮织的毯子,他毫不怜惜地踩过去,只为缩短与目的地之间的距离。牧草里间杂生长着一些野草,长而坚硬的草秆挂住了他的衣角,撑起了斗篷的下摆,像是要挽留他,他却毅然地前行,丝毫没有停留。

 

      远处有人骑马轻快地赶路,安纳金知道那是镇上的送信人,正在送今天最后一趟差事。他只是伏低了身子,脚下依旧快速地赶路,庆幸的是,信差并没有注意他。太阳已经落下,地平线上泛起紫色和淡蓝色的光,草场上渐渐升一层起白茫茫的雾气。安纳金跑上一个低矮的山丘,回头看去,小镇在傍晚的天光里,房屋的棱角已经看不清了。前方的草地也暗下来,耳边传来潺潺的水声,快要到了。

 

     他减慢速度,向前走去,小心地避开草地里的牛粪,他的斗篷沾上了水雾,让他的身影也笼罩在晦暗的暮光里。没过多久,前方出现一条小溪,溪对岸是着一座有些破旧的磨坊。安纳金舒了一口气,他走过木桥,来到溪水对岸,然后解下斗篷挂在房屋前的树枝上。他在房屋前踱步,耳边的水声在此时清晰可闻。突然,他看到木桥对岸的影子,暮色四合,骑着马小跑的人影仿佛没有发出声音。

    他急切地迎上去,呼唤来者的名字。他们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面了。

 “肯诺比先生——”





——未完待续——

有没有小伙伴愿意讨论这篇文的结局,我还没定。一个人开脑洞太寂寞了(发出绝望的声音)

 


评论(1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