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19世纪AU】|OA|第二章 分别

第一章点这里:舞会

此时的安纳金22岁。

预警:OOC。雷者慎入!



  

  来人正是欧比旺.肯诺比先生,一位四十岁左右的高级军官。他穿着黑色的大衣,戴了雪白的手套,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他一过桥就摘下帽子,露出金色的头发,“安纳金!你还好吗?好久不见!——等等,我先栓马。”安纳金冲上前,和他一起把马栓在木桥上,他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思念,一把抓住了欧比旺的手臂,“我很好,就是见不到你。你知道我有多想去看你,可是我不能,最近部队里不允许请假。”他一边说一边仔细看着欧比旺的面容,那副他日思夜想的容颜,而天几乎完全黑了。

 

 “我甚至不敢告诉别人,我——”,他要说的话被打断了,因为欧比旺把他拉进自己的怀里,“我也一样。”他们跌跌撞撞地相拥着走到树下,坐在草地上接吻,安纳金的手搂在爱人的腰上,他们紧紧贴着对方,像是害怕下一秒就要分开。

  等到一个长长的吻结束,他们依偎在一起,听着耳畔溪水流动的哗哗声响。突然,欧比旺的马看着他们打了个响鼻,安纳金立刻笑了,“你说她是不是羡慕我们啊?”

 “哪有的事,我倒觉得她可能是催我们赶紧回去。”欧比旺将爱人搂得更紧了一些,“我今天赶来,其实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安纳金闻言抬头看着他,“你说吧。”

 

 “第一,我有个机会去政府任职,首都的梅斯.温度伯爵愿意为我引荐。你知道的,他与我是旧相识了,他一直很想推荐我去政府担任更高的职务。而我有些厌倦待在军队里了,也许在政府里谋一个职位会更适合我。”安纳金睁大眼睛,“这个机会挺好,真的适合你。我一直觉得你的口才那么好,不去当外交官真是屈才了。以你的资历,也许你以后就住在首都了,等我也有些积蓄的时候,咱们可以一起买下这个磨坊,改造成一个别墅,到了夏天就回到这里避暑。你说好不好?”欧比旺温柔地注视着他的眼睛,叹了口气,却没有回答。

 安纳金半支起身子,双手搭在欧比旺的肩上,“第二个消息呢?”

 “唉,你别急,这个消息也可能不准确。我听说你现在待的这支部队就要调往海外了,可能是去西太平洋。”

 “什么?”

 安纳金呆住了,他一动不动地半跪在欧比旺身前,脑海里回响着“西太平洋”这个两个词,他还从来没出过海,更别提如此遥远的地方了。他回过神来,看着欧比旺,看着他眉头皱了起来,脸上写满了忧虑。“我要是去了海外,几年才能回来呢?”

    “说不准,三年一休。”

  安纳金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的语调恢复正常,“没什么”,他对欧比旺说,“我还年轻,去海外历练也好。如果一切顺利,回来还能升职呢。而且那里可能还有仗打,立了功,升得会更快。”

 “我不放心你,你一个人去那么远的地方。你还年轻,你的战斗经验还不够。我实在担心——担心你在那里生活得不习惯。海外的军事基地生活是很苦的,我听说那里——”

 “行了行了,欧比旺,你太啰嗦了。你别说了,我都知道,我这不还没去呢吗?你别在这里杞人忧天了。”安纳金扑到爱人怀里,把头放在爱人的肩膀上。他们都没再说话。夜里起了风,头顶的树叶沙沙作响,雾气更浓了。他们却一点也不冷似的,任凭自己的外衣沾上水雾,暮春的寒气侵入肌肤,连他们的发梢都凝结了水珠。

 

 不知过了多久,安纳金抬起头,“我该回去了。再晚的话,我那些战友就要怀疑了。我让阿索卡帮我掩护,那个斗篷还是我借她的呢。”

 “天晚了,你骑我的马回去吧,路上看不清。”欧比旺抚摸着安纳金的头发。

 “不用,你要赶的路比我还长得多,你骑着她吧。这儿离镇子不是很远,花不了多长时间。”

 “没事,我骑马送你,到了镇子附近我再走。”欧比旺拉着他的手。

  安纳金没有反对,他们都想在一起多待些时间。

 

  等到他们骑马赶回小镇外,安纳金跳下马,回头问道,“如果我们部队真的要调走,调令什么时候下?”

 

  “一般会在两个月以后吧。”欧比旺语调沙哑。

  

  “我爱你。”安纳金一把将欧比旺的上半身从马上拽下,斜着身子、踮起脚尖给了他一个吻。“那我还会在科尔林待两个月,有空要来看我。保重。”

   “你也是。我会抽空来找你的。”

  欧比旺看着他跑进点缀着昏黄灯火的镇子,直到身影消失不见。他胯下的马来回踱步,焦急地想要追上去。欧比旺勒紧缰绳,让马转了一个弯,他回头又看了一眼安纳金的故乡,看到了东边那栋灯火通明的宅院,然后甩了一下马鞭,跑进茫茫夜色里。





——未完待续——

Lofter的排版真是醉了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