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19世纪AU/OA】番外篇 艾米达拉小姐

开启西太平洋海岛风情支线啦~番外就是要轻松一些~

番外的时间线是安纳金在岛上的海军基地待的第三年(没错,安纳金所在的部队调往海外了)   

预警:OOC,雷者慎入。



    这一年春天,岛上的海军基地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来者是纳贝里夫妇的女儿艾米达拉小姐,今年只有二十六岁,容貌秀美,梳着一头造型奇特的发髻,身上穿着样式简练的男装。人们第一眼看上去,就会惊觉于一位女士竟有如此果敢的眼神。

     她的背景很快传遍了海岛。艾米达拉小姐出身普通的市民家庭,有个大她很多的姐姐,等到她十几岁的时候,就展现出对学术研究的天分,而他的父母罕见地支持她去求学。她凭借自己的努力地读完了初中和高中,之后又去大学里旁听了一年,一位教授十分欣赏她,愿意收她做自己的弟子。就这样,她正式成为了大学生,去年又继续跟着那位教授读研究生。此次来到这片遥远的海域,就是为了调查自己的人类学课题。她的导师不放心她一个人,特地写信委托熟人,让她住在海军基地里,外出时找一名军官保护她。

    而安纳金在一众军官的艳羡中,被指派给艾米达拉小姐,做她的保镖。

    安纳金的年龄比这位传奇女子还要小,他对一名女性研究生的经历很是好奇。有了特批的假条,每天上午,他都陪着艾米达拉小姐探访部落的聚集地,看着她无比耐心地采访出海回来的居民,在厚厚的笔记本上飞速地记录——这让他叹为观止。有时语言不通,安纳金就帮忙翻译,艾米达拉小姐吃惊抬头地问他;“你怎么会说当地的方言?”

“这没什么,我来这里好几年了,就都学了。这片群岛上不同的部落其实说着不一样的方言,你想去其他部落调查,最好让我也跟着,我可以帮你翻译最地道的语言。”

“你真的很厉害,请原谅,我原以为军官都没有闲工夫学其他语言呢!”艾米达拉小姐开心地笑了,眼里流露出真诚的赞美。

    安纳金有些不好意思,他也露出了微笑,“我的老师曾经说过我学新的东西很快,尤其在语言和机械制造方面。不过我跟他比起来差远了,他是一个博学的人。”

“我能冒昧地问一下你的老师是谁吗?你也上过大学吗?”

“不不不,我没读过大学。我只是这么称呼那位先生,欧比旺.肯诺比先生以前也在部队,在我年轻的时候教了我很多知识。你可能听说过,他现在在政府里任职,外交部。我心里将他看作自己的老师,在生活中我们则是很好的朋友。”安纳金低下头掩饰自己的神情,他有些慌乱地踩着脚下的沙子。前方有一群部落里的孩子正在做游戏,他又连忙将视线转移到那群孩子身上,看着那些光着脚的男孩女孩转着圈疯跑。

“我的确听说过你的老师。而且你也很优秀了,上尉。对了,叫我帕德梅吧。”

 

    艾米达拉小姐逐渐适应了岛上的生活,几个月后,天气开始炎热。她脱掉了男装,穿上米色绣花的布裙,走在沙滩上就成了一道迷人的风景。而安纳金跟她已经成了好朋友,他陪她走访了许多土著居民,她尤其关注那些儿童。安纳金有段时间总是听见她和蔼地询问一些男孩关于部落祭司的故事,“你们也去参加部落会议吗?”

    那些孩子笑嘻嘻地回答,“我们不去,只有祭司和头领才去。我们总想溜进去偷听。”

    她笑容和蔼,循循善诱,“你们部落能去多少人呀?”

   孩子们看上去严肃起来,“七八个吧。”

“你们的妈妈和姐姐可以去听吗?”她的声音里透露出期待。

     几个男孩歪着头看她,“不行的。每次只能是那些人去,门都关得死死的,其他人进不去的。”他们眼睛溜溜地转,猜测这位来自西方世界的女性的目的。

    她叹息着合上笔记本,“要是我能去旁听一次就好了。”她最终也没能说服部落里的人允许她进去旁听,只得满怀遗憾地放弃了这部分资料的收集。

    安纳金在这方面也帮不上什么帮,他尝试了几次也无法说服部落居民,当地人固执地相信一个外来女性是不能探听部落秘密的。他几乎要跟那些人吵起来,却还是被友人拦住了。“我做不了这个,我看到他们那不肯配合的样子只想掏出手枪。要是肯诺比先生来,可能会好一些。”他愤愤地说。

    艾米达拉小姐几乎每晚都在整理资料,只有周末才休息。白天,安纳金经常看到她身姿优雅地坐在草丛边或者木头上,手中捧着一个笔记本,衣服上别一支钢笔。有时,她的身旁围着一群女孩,有时是穿着奇特的部落妇女。士兵们很尊敬这位做研究的女士,他们认为艾米达拉小姐看上去像个真正的贵族。安纳金在给欧比旺的信里写道,“……我从未见过这样善良、敬业的女士……我真的非常敬佩她,她是我见过的最有才学和勇气的女人。”

 

    时间过的很快,一年后,帕德梅要回去了。临走前几天,安纳金刚好赶上轮休,于是她请他在海军基地附近的一家小餐厅里吃晚餐。虽然离别在即,安纳金还是带着喜悦和激情举杯祝贺她完成了自己的课题调研,“你做的工作太了不起了!以前还没有人像你一样,花这么长时间耐心地采访这群土著人,我打赌,你的论文一定会发表的!”

    艾米达拉小姐故作严肃,“天行者先生,我还得好好地感谢你啊。我常常想,你这么优秀,如果也进入大学学习,一定会有一番成就的。”

    两个人都笑了,他们举杯一饮而尽。安纳金询问她今后的打算,

“我先回国,再学习一年,拿到研究生的学位。然后我准备去美国进修,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困难,不过我想攻读博士学位。”

“你又一次让我震惊了,真的!帕德梅,你一个人,真的要去美国吗?你还会回大陆吗?”

    帕德梅又举起了酒杯,“我跟我的导师说过了,他会推荐我去的。我所研究的领域在美国还是新兴的专业,我去了大有可为。我也不知道还回不回去,等我在美国有了工作,我打算把父母接过去一起住。”

“那我提前祝你一路顺风了!”

“谢谢,也祝你一切都好!只可惜我们可能再也见不上面了。”

 

    艾米达拉小姐在第二年的初春坐船回国了。后来的事,果然如同安纳金的预料,她把这次调研的成果写成了一本书,一经发表就轰动了学术界。她顺利地从研究生毕业,凭借那本薄薄的专著——《部落的婚姻与禁忌》,去往美国的大学深造。她把出版的书籍寄了一本给安纳金,在前言的最后一段里她写道:“我要把万分的感谢送给安纳金.天行者先生,没有他的帮助,我无法在部落里获得重要的信息。”

    在美国,她一边担任一位教授的助理,一边攻读博士学位。在这个年轻的国家,她开拓了自己的学术王国。博士毕业后,她已经在学术界有了声望,她选择留校研究,并在其后的十几年里成果斐然。她指导的第一批学生里,很多都成为这个领域未来的领头人。到了战争期间,美国政府聘请她做了委员会的顾问,为美军的行动进行分析指导。她的才华展现得淋漓尽致,为美军在战时的行动做了极大的贡献。

    她与安纳金还有着书信联系,她曾寄给他自己的结婚照、有了孩子之后的全家福、她得到的第一封学校邀请信、还有那些新出版的著作。

    她与他保持着这份珍贵的友谊,直到安纳金去世。










————————————————

没想到安纳金19世纪了还在岛上吃沙......

另:由于时代所限,帕德梅没法从政。


评论(1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