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云中漫步AU】契约与爱情 (2)

预警:ABO设定,雷,真的慎入,这不是演习!

CP:欧比旺/安纳金




  他拎着小行李箱下了火车,正值中午,但蒙娜托利的日头并不灼人。阳光打在闲聊的旅客身上,连空气里都弥漫着轻松愉快的气息。但欧比旺可没功夫坐下来休息,他看见街道对面的长途汽车已经发车了,连忙瞥了一眼手里的车票,来不及了,他一路狂奔,“停一下!”

  汽车终于停了下来,开车的黑人女司机不满地冲他说,要是他以这个速度跑下去,很可能比自己还要先到萨克拉蒙托。欧比旺长舒一口气,他弯着腰往车里走,忽然看见自己在火车上帮过的那个年轻人就坐在这趟车的中间。

“你好”。那人先跟欧比旺打了个招呼,“真巧呀,你也坐这趟车。”

“是呀,我要去里诺。”

“这辆车是去往萨克拉蒙托的呀?”

“啊?”欧比旺拿出自己的车票,“上面写的是萨克拉蒙托!哦,天哪,这不是我的车票,我可能搞错了。”

  那人也赶紧拿出自己的车票查看,他歉意地对欧比旺说,“是我搞错了,我才发现咱们拿反了车票。早晨在火车上,咱们的票掉在一起,是我没看清楚就给你了我的车票。真的抱歉。”

“没关系,我可以到时候再转车。”欧比旺不怎么在意。他舒服地靠在座位上,这次他的座位在年轻人的左前方。他这会儿心情很好,忍不住回过头跟那人聊天。

“你去萨克拉蒙托做什么?”

 年轻人笑了,“我老家就在那儿呀,我家在萨克拉蒙托经营着一家葡萄园。你呢?”

“我……我要去里诺找份工作。”他有些犹豫,然后接着问道,“你是大学生?放假回家?”

“是,我在攻读硕士学位。”年轻人扬了扬手中的书,他将书向前递过去,欧比旺看清了书的封皮——《西太平洋上的独木舟》。

  他们又闲聊了几句,欧比旺便不再打扰那人看书。

 

  没过多久,客车停了下来,上来了两个打扮时髦的青年。他们一上车就东张西望,看到在座位上看书的年轻人就急忙凑了过去,“先生,这里没人吧?”年轻人头也不抬,“没有”。

  他们立刻一个挤在他的右边,一个坐在后排,把头搭在靠椅上。“那我们就坐这儿了先生,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赫利特,这是我朋友,雷蒙。”

“不感兴趣。”

 两人不依不饶,“先生你叫什么名字?我们很荣幸见到你。”坐在右侧的人自顾自地靠近,一只胳膊绕过年轻人的肩头,想到搂住他的肩膀。在这一瞬间,赫利特感到自己的左臂被人拍了一下,“这位先生想一个人待着,好吗?”

  欧比旺声音有些大,他希望这两人就此打住。

  赫利特看了他几眼,放开了那个年轻人,缓缓起身,然后一拳砸在欧比旺身上。他的同伙也飞快地起身加入这场斗殴。五分钟后,客运汽车摇摇晃晃地在路中央停下了,那两个青年鼻青脸肿地下了车,欧比旺也被迫拿上行李下车,女司机瞪了他一眼,“赶快滚,我不想看到你们出现在我的车上。”

  那两人互相扶持着走了,嘴里抱怨着,却根本不敢看欧比旺。欧比旺孤身站在路中间,看着汽车重新启动。他又一次帮助的omega扑到最后一排,透过玻璃神色复杂地看着他,脸上充满了忧虑和惊讶。

 

  只能步行到下一站等班车了。欧比旺发觉自己并不郁闷,他走在午后洒满阳光的土路上,甚至脱下了外套。

  步行了大约半个小时,快要到下一个站牌了。欧比旺加快脚步,拐入一条小路,想抄个近道。没走多远他就看到路的最前方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显然在那里等了很久。他惊讶地走上前停下,那人也抬起头,一双蓝眼睛睁大了——欲言又止。

“看来我们很有缘分,那么,让我们正式认识一下吧,我叫欧比旺.肯诺比。”

“安纳金.天行者,很高兴认识你。真的很抱歉,刚才在车上,又麻烦你了。”年轻人露出一个苍白的微笑,但欧比旺很快发现他忧心忡忡。

“没关系,举手之劳。你还好吗?”


“我……我真的受不了了,我没法……没法这样回家。”他的声音颤抖了。

“天行者先生,我可以理解你的痛苦,我知道那个相框对你来说一定非常重要。没关系的,玻璃裂了还可以想办法换一个新的。”欧比旺想起火车上的一幕,连忙安慰他。

“不,不是相框的问题!”安纳金低下头又抬起来,眼里的痛苦几乎抑制不住。

“那是什么事?”欧比旺情不自禁地想帮助对方。

“我怀孕了。”

有点惊讶于对方的坦诚,欧比旺半跪在安纳金的面前,看着他的眼睛,温柔地对他说,“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忧心与焦虑,我能理解,不过别害怕。孩子的到来是受着亲人的祝福的,每一个孩子的诞生都是生命的奇迹。”

“不,不是这样的!”

安纳金神色慌乱,

“我还没有结婚。”

 

“爱情并不能长久地把我们欺诳,就是青春的欢乐,也像梦、朝雾一样消亡。过多的牵挂会剥夺我对学术的追求,像哲学的道路忌讳僵死与压制,束缚的情感只会让生活止步不前。我是一个自由的灵魂。”

欧比旺念着安纳金递给他的信,“这是谁写的?”

“我的教授。”

“我们曾经在一起过,后来他知道了我怀孕的事,就提出了分手,留给我这封信。我没法在学校待下去,就办理了休学。”

“……”

 “我不想回去见我的母亲和继父,他们都保守固执,思想过时又封建,尤其是父亲。常说如果家中谁干了有辱家族名誉的事,就再也不要回来了。他说过好多次这话,是真的!”安纳金的语气让欧比旺怀疑他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你看到的相片是我爸爸和妈妈年轻时候照的,我爸爸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

“你现在回家,你父亲也许只是嘴上说说。我想他们毕竟是爱你的。”

“不,如果我就这样回去——没有丈夫的陪伴,我怕他们——”

“所以,现在你需要一个能陪你回家的‘丈夫’,在家里住一晚”,

“然后再离开,假装因为负心而逃走。没错,可是没有人愿意扮演这样一个‘丈夫’,没有人会帮我,这种事太为难别人了。”安纳金恢复了冷静,他起身正了正帽子,右手拎起那个大行李箱,左手提着两个包裹,一边说一边步履坚定地走了。

 

“我想我可以帮忙。”

  在他走了十步远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欧比旺的声音。他惊喜地回头,看到欧比旺微微张开双臂。

 

  五分钟以后。他们一起走在明媚的阳光下。

“军人一定很辛苦吧?”

“习惯了就好,每天都活在危险之中,神经永远紧绷着,这滋味可不好受。”

“你会恐惧吗?”

“有时候会,每次开枪之前,我的脑袋里一片空白。但晚上还是会心有余悸。”

“那你是怎么排解紧张和恐惧的?”

“我经常写信。”

“写给谁?”

“我的妻子。”

“那你一定很爱她。”







————————————————

未完待续

这篇又名《欧比旺的奇妙旅行之走到哪里都能碰见安纳金》

另:“爱情并不能长久地把我们欺诳,就是青春的欢乐,也像梦、朝雾一样消亡。”这句话是普希金说的。

那个教授我脑补了ppt的脸:“我是一个自由的西斯。”2333333


 



评论(10)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