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未授权翻译】Qui Gon`s Heirs奎刚的继承人 Chapter16(中)

本文作者Wuff已经于2010年在fanficiton宣布封笔,不接受私信,所以目前无法要到授权。原文:https://www.fanfiction.net/s/3235707/1/Qui-Gon-s-Heirs。在此,谨保留作者一切权利。如有问题,立刻删文。

警告:本文作者分级为M,译者分级为G,全文清水。上一章点这里:上一章


第十六章(中)


“你好,安纳金”。

“你好”.

他迟疑地朝她走去,“你在这儿干什么?”,他担心她会对奎刚的石碑做出什么不利的举动来。

“我想把荧光棒放在这纪念奎刚。他已经走了一年了。”她站起来,惆怅地望着被荧光照亮的石碑。

已经一年过去了。自从奎刚去世,安纳金从未精确地注意时间的流逝,他一直待在圣殿里,不知今夕何夕。

欧比旺从未告诉过他。

安纳金也从未问过。

一年了……对安纳金来说,与奎刚在一起的美好时光已经成为了永恒,在每个相似的早晨,记忆都鲜活宛如昨天。

“我很喜欢奎刚”,露维娅打断了他的沉思。

安纳金饶有兴致地抬头看她,突然,一个疯狂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你……爱他?”

“爱?”,露维娅咧嘴笑了,荧光棒照耀下,她横贯脸颊的伤疤显得很可怕,她的脸被这伤疤毁了。“不,不,别担心,我和他没有什么。你知道绝地不允许这类感情存在。”

“可是我爱奎刚”,安纳金激烈地反驳。

“当然。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她轻轻地把一只手放在他的肩上,安纳金在触碰的瞬间僵住了。

“所以,你们是朋友?”

“嗯,不是的,我们不是很亲密的朋友。就像我刚刚给你说的,我很喜欢他。奎刚跟其他绝地不一样,他很……”她陷入沉思,用手指覆上脸上的疤痕。安纳金这会想起来了,她告诉过他,奎刚曾救了她一命,就在她留下这道伤痕的时候。“他就是……很热心,很和蔼,比起其他绝地更有同理心。”露维娅最后说道。

安纳金想起了梅斯.温度,尤达大师,Ferus Olin和Ki-Adi Mundi. 但最后他想的还是欧比旺。“是的,”他说,感到一阵哽咽,“这是真的……露维娅,你知道为什么石碑上只写着名字吗?”

“啊,你是说为什么不写他的生平吗?绝地认为一个人活了多久、什么时候死去并不重要,如果你想找这些信息------去档案室吧。这儿只是一个怀念的地方,无论你是否在忌日那天来都没关系,你只是怀念你想怀念的,无论用什么方式怀念。”

“我懂了”。这番说辞听上去貌似言之有理。不管怎样,他准备去档案室查找奎刚的生日,这样他也能在生日那天放上荧光棒了。

“安纳金,我觉得咱们该回屋了,不然你可能浑身湿透然后得感冒。”露维娅慈母般地说道。

“好的”。

“你想跟我回去聊会儿天吗?不过你不会的,我猜你一定想去你师父那儿,跟他在一起。这会儿他正需要你呢。”

安纳金无法辨别她在暗处的表情,但他敢肯定她认识欧比旺,之前她以某种方式谈到过他。好吧,为什么她不该认识欧比旺呢?也许欧比旺跟所有的绝地武士都抱怨了他的学徒。安纳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紧绷的感觉,“我认为欧比旺今天更喜欢一个人待着,”他含糊地回答,“所以我想,跟你聊天挺好的。”

“好啊。在我们被雨水淋透之前,赶快进屋吧。”


露维娅的单人公寓很小,但是很舒适,她先把他裹在一条庞大、蓬松的毯子里,又给了他一杯瓦洛斯(一种加蜂蜜的饮料,含少量酒精)。他感到自打进屋以后暖和多了。

“所以,你觉得绝地的训练课程怎么样?”她把自己安放在舒适的扶手椅里,与他相对而坐。

“挺好的,”他含糊其词,觉得有些尴尬。他还是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这个女人,她请他到自己的公寓有点奇怪。不过,她说她很喜欢奎刚,也许她只是想和别人谈谈奎刚。

“我听说你是一个很好的剑客,”露维娅说。

安纳金耸耸肩,“算是吧……”然后他意识到他敷衍的回答很不礼貌。露维娅在很努力地跟他交谈,安纳金其实很感激她,因为他不喜欢难堪的沉默。“我常常练习光剑,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在训练场上。”他回答得更详细了。

露维娅露出微笑,这会儿,安纳金已经习惯了她的伤疤,它看上去几乎不会恐怖了。“早先时候,光剑训练也是我最喜欢的课,你为什么那么喜欢这门课呢?”

“我不知道……”安纳金想了一会儿,“也许因为你必须全神贯注,光剑训练需要很多技巧,所以你必须……配合你的手和脚,同时关注你的对手和周围的环境。这是一个挑战,你得动作迅速并且跟着自己的直觉。”

露维娅理解地点点头,“我习惯在悲伤或愤怒的时候去练剑,在练习的过程中我会冷静下来。”

“可是……绝地说不能让愤怒引领自己。战斗的时候必须放空所有情感,与原力合为一体。”

“哦,不要误会我,我并不是在愤怒中摧毁一切。我刻苦的训练是为了驱逐我的愤怒,生理上和精神上的共同努力可以帮助我遗忘自己的情感。”

“我明白了。”这个答案再次有力地说服了安纳金,因为他刻苦练习的理由与露维娅一样,他经常带着内心的愧疚怀疑自己是否打破了相应的绝地信条。

“你说你以前喜欢光剑训练,你现在还喜欢吗?”安纳金好奇地问。




另:有没有好心的太太告诉我这篇文的Tag到底该怎么打? Obikin这个Tag雷到了有些读者我也没办法,我已经在上一篇文里删除了这个Tag. 在这一篇打出obikin这个tag 是为了让小伙伴找到文,明天我就删掉这个tag. 


评论(1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