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laokviena

【未授翻】奎刚的继承人 第十八章 露维娅

分级:M

原文 https://m.fanfiction.net/s/3235707/16/在此保留作者一切权利


上一章点这里:第十七章




“什么?”

安纳金盯着她,“但他肯定不是故意地……?”露维娅回以一个不带一点幽默感的笑容。然后安纳金想起了他第一次问她那道伤疤的来历时她说的话。“你曾经告诉我,给你施加这道伤疤的人是想砍下你的头。“安纳金震惊地说。

“没错”,露维娅干涩地回答。

“这就是……这就是……为什么欧比旺要这么做了?”安纳金感到内心升起了极大的恐惧。诚然,他与欧比旺之间出了一些问题,但他无法相信欧比旺会做出这种事。他无论怎样也是一个绝地武士!安纳金现在感到真切的恐慌。

“当然,欧比旺如果能解释给你听,那就最好不过了。”露维娅说。她现在的声音听起来有着极深的怨愤。

“他为什么那么做?”安纳金问,乞求能得到一个有意义的答案。

露维娅站起身,开始在房间里踱来踱去。她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安纳金,“早先时候,我犯过大错,是直到今天我仍旧为之懊悔的大错。我当时在黑暗面,做了坏事。欧比旺想把我清除,也许这是个任务;而且在任何情况下这都是他作为一名绝地武士应该承担的职责。奎刚救了我,他怜悯我,这怜悯也是绝地武士的职责——如果我没犯错的话。也许,饶我一命是欧比旺唯一不想执行的责任……无论如何,奎刚看到了我更多的内心世界,而不是那些欧比旺想要除去的渣滓的一面。生死关头,他将欧比旺的光剑推开。他违背了欧比旺的判决,带我回到了绝地圣殿。我是个有用之人,我有绝地想要的信息,我了解原力的黑暗面而且可以为绝地提供有用的线索。”

最后,她停止踱步,直视着安纳金,“如果你现在想要离开,因为你再也不想跟我有什么牵扯,我能理解。毕竟,我之前对你隐匿了真相。”


“你为什么要做那些坏事?”安纳金问,“还有,你过去为什会在原力的黑暗面?”

她露出悲伤地微笑,“答案很简单:我什么也不懂。我在奥特尔瑞姆长大,绝地并没有发现我可以感知接受原力。当我长到比你现在大一点的时候,一个黑暗绝地发现了我并且带我离开。他成了我的师父。”

“但是你已经懂了一些其他的事了,”安纳金争辩道,“你在那颗你出生的星球上肯定有家庭,有朋友。”

“是的,你说的没错……但那时我知道自己与别人不一样——我的天赋是原力。我对自己感到迷惑和不确定,那个黑暗绝地利用了这一点。我相信了他的许诺。”

“我想我真是太幸运了,奎刚在塔图因发现了我然后带我来这儿,否则的话同样的事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安纳金轻轻地战栗,“所以,欧比旺认为你现在仍然是邪恶的?”

“你这么认为吗?”

“不。”

露维娅感激地笑了,“欧比旺总是不信任我,我知道——无论我做了什么——他永远都不会信任我的。”

“但是奎刚相信你。”

“是的,他相信我。他问过你今天问我的相同的问题,他想知道我的理由。他谴责了我的行为,但仍然展示了一点尊重。他重新给了我自尊,但他是唯一这么做的人。几乎所有的绝地都不信任我,虽然有一些绝地相信我再也不在黑暗面了,但他们还是对我抱有鄙视。对他们来说,我最多就是一个信息来源库。我确实没法说自己在绝地圣殿的生活有很多乐趣,我很孤独,即使这里有许多生命。”

“是的,这也确实是我感受到的……但是现在,我们拥有彼此,而且我们是朋友。所以我们不再孤单了。”安纳金朝她自信地微笑。

她眨眨眼,她棕黄色的眼睛湿润了,微微发亮。“你真的是奎刚的学徒。”她微笑着说,安纳金知道这是她能给予的最好的赞美。




 ————————————————————————————

“你去哪儿了?”当安纳金回到他们的房间时欧比旺严厉地问。

“我去练习了。”安纳金撒了个谎。

“你去练习什么了?”欧比旺进一步深究。

“你为什么在乎这个?”安纳金恼怒地说。

“你去练习什么了?”

“光剑”

“我在训练室没看到你。”

“什么意思?”安纳金反抗道,“你在监视我?”

“这是有必要的——很明显,”欧比旺驳斥道,“请停止对我说谎,好吗?所以?你去哪儿了?”

“那不关你的事。”

“哦是的,不关我的事。你又去找露维娅那个女人了,是不是?”

“好吧,如果这是你想听到的——是,我去看望露维娅了!而且现在我知道真相了,她把一切都告诉了我,好吗?!”

欧比旺轻蔑地大声笑了,“真相?现在我真的感兴趣了,她告诉了你什么?我无缘无故要杀了她?”

“不,”安纳金冷静地回答,“她告诉了我你为什么要杀她。我知道她曾在原力的黑暗面,但她已经认识到她犯了错,她不再邪恶了。”

“你叫它一个错误?你知道无缘无故地杀害了多少生命吗?我不会将此称为一个简单的、会被很快忘掉的错误。


安纳金陷入了尴尬地沉默,他还没想过露维娅到底干了什么。“她从未说过那是一个简单的、可以很快忘掉的错误,她对自己的作为非常后悔。除了悔恨,她还能做什么呢?她没法让那些被她杀死的生灵复活。”安纳金坚决地看着欧比旺。“她被拉入原力的黑暗面的时候还小,她的能力没有被绝地发现,却被一个黑暗绝地发现了。这种事情本可能发生在我身上,也可能发生在你身上。”

“这不是我恨她的问题,”欧比旺冷静下来解释道,“也许她值得被怜悯。我不想让你见她的原因是她很危险。”

“这是没有意义的。”安纳金气愤地说,“很久以前她就变成好人了,她有几百次机会杀了我的。她真的是一个通情达理又小心周到的人。她曾经对我说,她之前慎重考虑过收一个学徒,因为收徒是一项非常伟大的责任。而且她不喜欢用光剑打斗,因为她害怕造成任何伤害。说真的,欧比旺,如果你稍微努力一下去了解她,你会发现她是值得信任的。”

“她告诉你她不喜欢用光剑战斗是因为她害怕造成伤害?”欧比旺讥讽地说,“好啊,真相就是,她不被允许碰触光剑,因为绝地教团害怕她用光剑造成伤害。她也不被允许去教导学徒,她根本不是绝地一个绝地武士;她只是被藏在绝地圣殿,以防被训练她的黑暗绝地找到。也许他正在计划复仇,因为她离弃了他。她是出于保护自身安全的需要才住在这里。”

“而且是因为她知道有用的信息。”

“没错,”欧比旺赞同道,“但说实话,安纳金,毕竟她做过——如果她没有任何用处,绝地教团为什么要做这种努力,还要承担藏匿她的风险呢?”

“你们利用别人!”安纳金责备地说,“你本来就要杀了她,如果她没有利用价值的话。你有没有想过她在绝地圣殿过着怎样一种可笑的生活,所有人都不信任她,而且都在利用她。你们利用她——你们也利用我!”

“什么?”欧比旺难以置信。

“是的,我在这里只是因为我是天选之子!如果——”

“再也不准提这个!”欧比旺的嗓音粗粝,“你应当为自己被原力拣选而感激。如果你为绝地事业献身,也许很多生命会被你拯救。”

    安纳金的肩膀垮了下来,在这一瞬间,他能感受到的所有就是可怕的空虚与疲惫。

 




——————————

未完待续


评论(9)

热度(9)